周公的任务

张鼎鼎

首页 >> 周公的任务 >> 周公的任务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步天纲 被温柔万人迷哄骗日常 论抽卡,我从来没输过 将军长命百岁 狼的爱恋 贤后难为 邪帝狂宠妻:逆天丹药师 将进酒 帝妃惊天 我的老公是奸佞
周公的任务 张鼎鼎 - 周公的任务全文阅读 - 周公的任务txt下载 - 周公的任务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晋江独家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抓头, 其实这一章是早写出来了, 之所以一直没更,是想再写一章,直接放链接……嗯, 就是答应过大家的那个番外问题啦~~~这一本更新实在是渣, 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啦。不过有件喜事, 是放假前我才到法院拿了新的裁定文书——二审作废,也就是从法律上来说, 我现在是不用还那五万块了, 至于最后如何, 就看再审了……这种官司问题真是一点都不能大意, 这个案子上审委会的时候就吵的很厉害, 因为是小案子, 法院其实是不太愿从新再审的——他们刑事案件都审不过来,总算,嗯……同意再审了, 然后,最后竟出现了记录错误,也就是审委会通过了, 文书竟来了个不予通过……说是失误, 远目……有些话不好说,大家都知道国内的事情的, 总之是没少折腾, 而总算是折腾出了一个还算不错的结果。在这件事上我总结下来就是, 一,一点都不能大意,千万不要觉得自己占理就可以,该操的心一定要操到……;二,请一个好律师,我们请的是一个公证的律师,但不是一个很有办法的律师……按法院的朋友的话来说就是,我们请的这个律师,如果是做敲锤的,那是再好没有,但他不是……所以大家将来万一遇到什么麻烦的话,如果有可能,还是让法院的人给介绍律师吧……

(关于链接会再放的,但……嗯,所以……嗯,大家中秋愉快~~~)

※※※※※※※※※※※※※※※※※※※※

番外·有一位先生 (四)

伦纳德疑惑着,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了,因为扎特把其他人也弄出去了!

他怔了一下,然后立刻转过身,就这么短短片刻,已经是一身冷汗,他刚才真是疯了,真是疯了,真是疯了!

他低着头,眼角的余光扫了一下旁边的同僚,见他们一个个都面色怪异,有个同他要好的还做了个赞叹的手势,他的汗更汹涌了……

几乎就是在瞬间,十多个人都退到了十米外,若大的房间里只剩下师徒俩……

没有人说话。

王嘉没有,扎特也没有。

王嘉看着自己的手,面色淡然。

扎特看着王嘉,面色平静。

两个人仿佛都没什么异样,但两人都仿佛听到了雷鸣般的心跳。

心跳这种东西一般都是只有自己人能听到——除非你正好遇到个白大褂,他还正好把手放在了你胸上或手上或腿上或……嗯,总之是能感觉到你心跳的部分,否则哪怕你自己感觉再大声,其实,外界都是听不到的。但当前这两位都不是普通人!

扎特那是不用说了,就是王嘉,也对天道有着独特的理解——他哪怕听不到,也能感受得到。

“这家伙在紧张?他当然应该紧张!”王嘉冷笑。

“老师好像……也很紧张……为什么?因为我吗?”扎特惴惴,“当然是因为我,但,因为我什么?”

“这家伙把人都弄出去想做什么,莫不是……”王嘉觉得不应该是那样的,但,那也是他最深的恐惧!

就算是他,就算他现在对自我表情的控制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想到那些,睫毛也不由得要抖一下,而这不正常的颤抖再次被扎特捕捉到了,他的心莫名一颤,然后福临心至的一句话就莫名其妙的说了出来:“那个,您……嗯,想出去看看吗?”

“……什么?”

“嗯,现在扎西的景色不错,你想出去看看吗?”虽然有些意外自己怎么会那么说,但扎特立刻意识到这是一个不错的开头,所以立刻认真讲解了起来,“除了夏天,其他时间扎西的风景都不错,现在这个时候虽然有些冷,但东湖那边的腊梅都开了,还是可以看看的,你……您……你……想出去看看吗?”

王嘉皱了下眉,又在自己面前点了一下,在扎特看来他这只是在思考,而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在看系统。

任务!

竟然又有任务了!

竟然看个腊梅就是任务!

而且功德点还有五百!虽然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五百功德点完全不算什么,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但这也是功德点啊,而且,还是如此容易赚取,而且的而且,看这说明还有惊喜?虽然系统的惊喜不用太报希望,但是总会给点东西的,说不定就有用了。

不过,真的只是看一个腊梅?

他看了看系统,又看向扎特。今天的扎特穿的是白金相间的长袍,这算是西奥马拉国一种休闲的服饰,有些类似于现代的风衣,不过比风衣有更高要求,不仅要身材合适,还要有一定的气质,穿不好就成了特制的小丑服……所以过去林登堡那里很少有穿的,帝都这边倒是不少,而一般穿成这样的,往往都是有爵位的。

三代贵族,这话并不是随便说说的,哪怕是纨绔子弟,因为从小的耳读目染,如果装模作样起来也绝对要比普通的从小为一块熏肉发愁的平民更像那回事,而扎特,又不一样。

很显然,他这衣服只是随便穿穿,连贵族们常用的链带都没有佩戴,可就这么站着,自有一股轩昂,虽然能感受到他的忐忑,可还是能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这个孩子长大了……”王嘉不由的有了这么一个想法,而且还有一种自己都有些无语的骄傲……

“人之患在好为人师……”他在心里默默的念了一遍,而那边的扎特在给自己打了气之后又道,“嗯,那边还可以垂钓,钓上鱼来直接让他们做了,应该也很不错,新来的王师父早先是在宫中做过的。”说到后面,他微微的有些唏嘘。

“宫中?”王嘉倒没在意他所说的王师父,在奎因,姓王的实在是太多了,嗯,应该。

“嗯,说是御厨。”见他有兴趣,扎特更来了精神,“做的饭也还是不错,特别是一道清蒸鱼,很有火候,用东湖的鱼来做,更加鲜美。哦,对了,还有还有,这一次奎因来的还有一位乐师,据说早先也是在宫中当过差的,我听她弹过一次琵琶,也是不错的。”

“她?”中文里别管是男他女她还是动物它从音上都分辨不出来,但在西奥马拉国是有区别的,听到这里,王嘉再次怔了一下。

“啊,是她。”扎特用食指顶了下自己的鼻子,“这两年不仅从奎因过来的船多了,人员也多了,也开始有……嗯,女子前来。不过这位琵琶师年龄不小了,也不是超凡者,只是说服侍过早先的皇帝……其实长得也不是怎么出众,大概就是琵琶弹的好,嗯,弹的好。”

扎特有些闹不清自己为什么要说这些,可他就是说了,说完,还有些不自在的看了眼王嘉。

王嘉更不自在了,扎特的话没问题,但他怎么觉得这问题大了?

“我没让你说这些。”

“啊?嗯,我……我就是想、想……”他的脸别到一边,“同您说说话……”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终于没有了声音,他别过脸,站在那边,依然的岳池渊亭,但右半边脸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阴影……

王嘉扯了下嘴角:“这些从奎因来的,都是过去在宫中当过差的?”

扎特一怔,王嘉又道:“哪有多么多人在宫里当过差?就算有,哪有那么多愿意背井离乡跑上几万里过来的?”

还不是知道你这个楚王好细腰,于是纷纷的都给自己挂了招牌!

“……没有吗?”扎特很是愕然。

王嘉看了他一眼,很有几分无语,这种事用膝盖想也知道啊!你白背了那么多来自中国古代的诗词白看了那么多典籍啊!

就算中国和奎因有些区别,可这一点是所有世界都一样的啊啊啊!

扎特揉了下鼻子:“那,我把他们都开了?”

“……你故意装傻吗?”

“没有没有,就是、就是怕你会不高兴。”

“我为什么要不高兴?。”王嘉看了他一眼,从鼻子里冷哼道,“我就算要有不高兴,也绝对不会是因为这个!”

这话一出,原本有些热络的气氛顿时又降下了几分,扎特固然全身不得劲,王嘉也有几分讪讪的,他咳嗽了一声:“你让人准备吧。”

“啊?”

“划船啊,刚才不是你说的吗?”

扎特精神一震,简直就要蹦起来,当下没有二话,立刻转身出去吩咐了起来。他一声令下,各方面都非常迅速,这边王嘉还没有完全说服自己,那边已经说都准备好了,而一听到这个消息,扎特自动的就推起了王嘉的轮椅,没给他任何拒绝就向外走去。

要是放在一般社会,别说古代,哪怕是现代,最高领导人要出个门都不是一句话的事,别的不说,安保问题就要累死多少人。扎特这里安保虽然还是要做,可已经简单很多,扎特自身也不是太在意这个,上一次如果如果不是对方先后动用了茱莉娅以及治疗师这两个令人绝对忽略的人物,也很难对他造成什么伤害。这一次他有了准备,各种魔法器物都带了,就算是魔法协会和佣兵协会的两个会长联袂前来,他也有信心一战。何况,还有老师……

虽然在扎特想来,自己要好好的保护王嘉,再不让他受到任何伤害,但在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地方,其实是,有王嘉在他就会安心的。

出了宫,一路大道,很快就到了市中心,就在车子要拐到另一条路上的时候,旁边就传来一阵喧哗,王嘉偏过头,就看到一堆人在那边吵吵嚷嚷,还有的,打出了横幅……

“先修基金会!”

“王嘉先生高于一切!”

“誓死保卫王嘉先生的尊严!”

……

红底金字,旗帜招展,还有人拿着魔法设备在大吼:“是基金会重要还是这些贵族重要?”

“基金会!基金会!”

“是王嘉先生好还是这些贵族好?”

“王嘉先生!王嘉先生!”

“那为什么不先修基金会?”

“先修基金会!先修基金会!”

腰围惊人的中年妇女,也看不出是不是超凡者,但气势惊人,下面更是应着丛云,王嘉呆怔着,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既视感……这场面……这口号……尼玛的要是换了长相衣服,活脱脱就是传销啊!不对,等等,为什么他还有一种感觉?

很快的,王嘉就想到了……

在,也不是很久的以前,虽然在感觉里已经是过了两辈子了,但实际上并不是太长久,他好像,带着这么一帮人在林登堡的市政厅呐喊过,再之后,林登堡好像没有这样的事情,但他听说其他地方出现过,再再之后,好像、大概、仿佛……也从明日之星的那些人嘴里听到过有关这样的议论?

“围着市政府其实是很有危险的。”

“是啊,若是那里的市长或者警卫队的手狠,闹不好就要被都关起来,再死上几个人都有可能!”

“现在很少听说有死人了。”

“嗯,说起来新上任的这位陛下,虽然看起来严苛,倒是比早先那一位更有手段。”

“什么手段不手段的,都是那些人傻!这个事最先是怎么出现的?”

“怎么出现的?”

“好像是那位王嘉先生……?”

“咦,是吗?”

“就是啊!这事最初就是那位王嘉先生弄出来的,据说这是奎因的传统,每当民众有什么不公平的事情出现的时候,就会一起聚集在市政府,有的时候还会聚集到皇宫前面呢!”

“皇宫前面?”

“那些奎因人可真大胆啊……”

“听起来奎因是一个对老百姓很不错的地方啊。”

“是呀是呀,这种事都能流行起来,感觉要比咱们这里好多了,怪不得奎因的东西现在这么流行。”

“重点不是这些好不好!重点是,奎因那边的事都是有人带领的!据说在皇宫前面闹的都是一些了不起的人物,有不少都是当官的,或者准备当官的,或者是家里有人当官。就是那位先生,他第一次把这个事情拿出来是什么情况?是巡逻队出现了问题啊!巡逻队!听清楚了没有?巡逻队!那时候他也是巡逻队的人!巡逻队的人去闹,和普通百姓去闹是一回事吗?是会被轻易打死的吗?连关押一般都不会吧!好吧,人家成功了,下面这些人跟着学,运气好的是能成功,运气不好的呢?所以这种事要做,就要有政府里的人,或者是超凡者!”

“好像是啊。”

“小丑,难得听到你说这么有条理的话啊。”

“喂,什么叫难得啊,我的话一向很有条理,一向!”

……

明日之星里一直是热闹的,可以为了一碗肉汤吵,一个馅饼吵,一句话吵,甚至能为了其中某个女子多看某个人一眼吵上一架,他因为比较受莎拉的偏爱……或者说是同情,所以团里大多男子都看他不顺眼,现在想想也真辛苦那些人,真是,什么人都让他们遇上了。

而关于那些议论,他当时听了也就听了,并没有多想,不过现在再想……好像、好像……他弄出来一个很了不得的东西?

“先修基金会!”

“先修基金会!”

“先修基金会!”

“先修基金会!”

中年妇女在上面喊一句,下面跟着喊一句,因为他一直看着那边,扎特就让人把车停了,在看他们翻来覆去没有喊出更多的东西后道:“嗯,前段时间很多建筑都损坏了,最近都在翻修中,前面那里,是市政厅。”

“……市政厅?”

“嗯。”

王嘉不由得咳嗽了一声。虽然他从过去开始就对那些当官的没有什么好印象,而且对于他们那里的高大上的不知甩学校多少条街的建筑很有意见,但他也知道,市政厅……是应该保证的一个建筑。也许官员们不见得都是好的,或者说大多都不是太好,可总是,有人出来管事了。

很多时候,有人管,就是好事。

“基金会没有在修吗?”

“怎么会呢?那个地方是最先修的!”说这话的,却是坐在前面的副官,王嘉一怔,扎特道,“那个地方因为烧了两次,所以想重新修建。”

“这么严重?”他记得大部分建筑都是有些损坏,稍稍修补一下也就罢了——毕竟那场□□并没有爆发起来,而且,超凡者在这方面的确很有用。

“啊,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就是现在基金会发展的越来越好,所以想再扩建一下,本来还说要不要建分部,现在看来,重新再修大的话,应该还能用。因为有了新的规划,所以现在只是先处理那些垃圾之类的东西,可能就让人误会了。”

王嘉看了一眼那些还在呼喊的众人:“这一点,没说明?”

“自然是说了。”

“那他们……”

“嗯,也许是不相信吧。”

王嘉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扎特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他一眼,看不出他的想法,只有让车继续前行。只是这一次,没走一会儿就又停下了,依然是有人抗议,依然是红底金字,只是这一次抗议呐喊的不再是大妈群众,而是……一群军人。

“我们要见查曼将军!”

“我们要知道将军的情况!”

“不能让将军流血又流泪!”

“还我们的好将军!”

……

这些军人们倒没有大喊,但那横幅却是密密麻麻,两三个人就要举一个,而这么一眼看去,他们起码……要有五六百个!

饶是王嘉现在已经很有城府,平时都能以一副样子对世人,此时也不由得露出了惊诧,前面坐的副官再次道:“那前面是军部。”

“军部……?”军部竟然也能被烧?

“啊,军部这一次没有被烧。”

王嘉看了他一眼,这是什么意思?怎么听起来还有些遗憾的样子?难道说军部也嫌地方不够吗?不对,这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这还查曼是怎么回事。

“因为查曼将军一直没有露面,所以,他们可能误会了吧。”

“误会什么?”

副官偷偷的、小心的看了一眼扎特没有说话,扎特摸了下鼻子:“有一些传言说我和查曼将军关系不是太好。”

“什么?”

“嗯,我是不太喜欢他。”

这话一出,不仅是王嘉,就是副官都差点一头栽在那里,陛下!陛下!陛下!这话不是能乱说的啊!特别是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虽然那位伯爵大人已经死了,三世陛下也已经死了,但查曼将军现在是非常有威望的啊!过去虽然有一些小道消息,但大家都不当真的!

起码不会明面上当真!

你这时候怎么能自曝其短……呃,自我暴露?嗯,也不是,反正是怎么能这么说呢?

您怎么会不喜欢查曼将军呢?

不喜欢您还任命他为将军!

他那样的出身,如果没有您的支持,现在怎么也当不上将军的啊!

您不仅喜欢他,还特别喜欢啊啊啊啊啊!

“你不喜欢查曼,为什么?”王嘉皱了下眉。

“……我一直,都不是太喜欢他。”

前面的副官听了快疯了,王嘉则非常无言,副官看不到,他却是看的清楚,此时扎特眼里是明晃晃的哀怨有木有!

哀怨!

尼玛一个帝王哀怨!

一个身高超过一百九十公分,胸围超过一百公分,人高马大,从衣服到容貌都PANGPANG的帝王却哀怨的看着你,王嘉也有抓狂的感觉,不过与此同时,也有那么一丝丝的感叹和心虚……

是的,心虚。

因为扎特和查曼的关系,从过去,就不是,嗯,太好……

好像扎特和摩尼的关系也不好?

想到这里,他简直要翻白眼了,他看了扎特一眼:“这就是你的问题了。”

“……我也没对外面说过。”

“你以为别人都看不出来吗?你以为那些人天天看着你就是看你的脸吗?你不知道有多少人天天要揣摩你吗?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们恨不得把你拉到魔法设备下面检查一番!只是有传言,你其实真应该庆幸了!”

前面的副官不由自主的摸了下自己的耳朵,这语气、这话、这感觉……

是他听错了吧?一定是他听错了!

而就在这时,他耳边再次传来了扎特的声音:“我、我也知道……”

有些忐忑的,如同犯了错的在家长面前的孩子……

他应该去找治疗师看看了吧,嗯,是应该了!

“我知道,有的时候我们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但起码我们能够掩饰,特别是你!”王嘉说完,嘴角就不自觉的抽了一下——他这该死的是说什么啊!不,他说的没问题,只是他为什么要说这些啊。

他在这边懊恼不已,那边扎特却已经像偷了油的小老鼠似的了,当然,表面上看起来他还有些讪讪的,可心中再没有这么快活了。

车子绕过这些士兵,继续前行,东湖已经在望,远远的,就能看到一片连着天空的湖面,而就在这时,一群学生模样的人成群结队的走了过去:“驱逐巨狼族!”

“驱逐巨狼族!”

“这是我们人类的世界!”

“这是我们人类的世界!”

“努力战胜一切!”

“努力战胜一切!”

王嘉看向扎特,扎特没有说话,只是用指间偷偷的偷偷的发出一丝非常非常轻微的内力,前面的副官一个机灵,立刻反应了过来:“嗯,过去巨狼族一直是不被接纳的,因为现在给他们划了一块地,所以一直有人对他们有意见,想把他们重新驱逐出去。”

“那些巨狼族有犯什么错吗?”王嘉开口

“这个,倒也没听说有什么重大的过错,虽然也有犯事的,但哪个地方都有的。”

“有过想颠覆政权吗?”

“啊?”

“有吗?”

“没有没有,一直很友好的,嗯,友好,那位传说中的男人难得的很谦逊。”

“……谦逊?”

副官偷偷的瞄了眼扎特,实在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有想了想道:“啊,前两年见过他本人一次,觉得是个很谦逊的人。”

“是吗?”王嘉回想了一下,实在想不出爱格伯特怎么个谦逊法,不过人对每个人的表现是不一样的,早先他不过是个林登堡的小名人,就算好像对爱格伯特有恩,他也的确是不用谦逊的,但这一位,虽然只是副官,却是扎特的副官,所以,爱格伯特真有可能谦逊……?

“既然这样,这又是怎么回事?”

“就是,嗯,总有些人想不开嘛。”

“是吗?”

“是的,总有些人脑子有些问题,嗯,就是这样。”副官又看了眼扎特,还是从他的表情上分辨不出什么,只有在我安慰,他应该、大概是没有说错话的。

王嘉没有再说什么,车子继续前行,这一次,终于到了东湖。

船是早就准备好了的,完全的奎因式样的木船,分了三层,在这湖里已经算是高大了,王嘉看了眼扎特,没有说什么就让他推上去了。

天有些凉,但在有魔法的世界里这却不算什么,哪怕王嘉行动不方便,也没什么,扎特甚至不用自己动手去抱,就能将王嘉带到第三层——虽然从他本心上来说是想抱得,但被王嘉的目光一扫,到底是用了魔法。

两人到了第三层,冷风经过魔法的过滤已经不是那么冻人,举目看去,一边能看到皇宫,另一边是一座不太高大的山,而再往前,却是没有边际的,仿佛就能通到天涯海角。

“那一边是尤茵河。”扎特开口。

“……那再往那边呢?”

“还是尤茵河……一直走的话,就是大海了……”

“……然后呢?”

“……听说,是能到奎因的。”扎特有些艰涩的开口,曾经,他很详细的问了怎么过去,路上要走多少天,会路过什么地方,遇到什么危险。至于奎因的风土人情,他更是打听了一遍又一遍。他总觉得,多听听,就能同这个人近些、再近些。

他总觉得,多听听,这个人,仿佛就在奎因。

虽然那些奎因人对于这样的人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他甚至还遇到过骗子,但他总觉得,他的师父,应该就在某个险峻而又美丽的山谷中,那里有湖有花有树有鱼,就像他的老师曾经给他讲的那些故事一样,他每日看书练字舞剑钓鱼,也许身边,还有一位美丽的女子……

在他的感觉里,是没有任何人能配的上他的师父的,不管多么美丽多么贤惠多么温柔多么可爱,他的师父,总是更好的。可是,师父一个人的话,也会孤单的吧……

如果知道师父在什么地方,他一定是会去陪的,他可以给师父做红烧猪蹄,油焖大虾,还可以做三狠汤,他问过了,这是正宗的奎因人都不会的,甚至连听起来都觉得有些迷茫!

过去他每每想到奎因,就觉得那是一个温暖的地方,但是现在,同王嘉说到这个,就有一种阴冷之感。

他的师父,会不会回去?

他有什么能挽留的?茱莉娅?

想到这个,他又是一肚子郁闷,张了张嘴,到底没能问出来。

“是吗?”

“嗯。”

“要走多少天?”

“啊?”

“我问你大概要走多少天?一年够吗?”

扎特一怔,总觉得这话在什么地方有些不对,但下意识的就回答:“大概是不够的。”

“……不够?这么远。”

“很远,非常远……”说完这一句他才反应过来到底是哪里不对,老师……不是从奎因过来的吗?不是吗?不是吗?

“真有这么远?”

王嘉依然看着远处的大海,但眼角的余光,仿佛的、恍若的往他这边瞟了一下,他立刻心中一凛——这是老师在试验他!一定是的!顿时,他就出了一声冷汗,也亏得他这些年没少处理政务,犹豫了片刻就咬牙道:“是的,很远,也许来的时候容易,但回去就难了。海风海流温度都不适合,还有一些额外的人为因素……”

王嘉瞟了他一眼,这一次,是真正的的瞟了,扎特没有什么变化,王嘉盯着他,扎特依然没有变化。

“现在会说话了啊。”

“啊……”

“也会办事了呀。”

“唔……”

“别的也就罢了,军队是能那么瞎胡搞的吗?你这一次是处理还是不处理他们呢?”

……

“不能回答吗?做这件事之前没有想好后果吗?如果以后军队经常给你闹这么一出,你要怎么做?”

……

“你就是这么来治理国家的吗?这么来对待朝政的吗?”

王嘉的声音并不是很大,但也没有刻意收敛,于是,散步在外面的伦纳德啊伦纳德的同僚啊伦纳德同僚的同僚啊,就都听到了……他们目视着远方,仿佛要透过那清澈的湖水一路看下去,看到大海看到奎因,但他们都不约而同的,开始鬓边出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到底是哪个地方出了问题?

王嘉先生在上!

他们实在是不明白啊!

所有的一切转变都发生在他们眼皮底下,他们也早有这个奎因人要和过去不一样的觉悟——当然是要不一样的了,都救驾了!据说这在奎因,就是最大的功劳,在咱们这儿……当然,也是非常大的,虽然咱们这儿过去很少这样的例子吧,可也是有的,最一步登天的就是前朝某个次子,竟然凭着这个功绩得到了子爵的爵位!

可以传给自己儿子的爵位啊!

这个奎因人当然不太可能得到这种位置,可是,多些财富,甚至得到一个真正的职位也是很有可能的啊!而且他的容貌还这么美丽,以后真不知道会有什么发展呢。甚至已经有人在考虑自家亲戚的姐妹了——至于王嘉和扎特的关系这一点他们完全不觉得有什么问题,甚至,还觉得是个好事。

别的不说,茱莉娅那里……大家都有目共睹的嘛。

哎呀,茱莉娅也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女人啊,都犯了这样的事,不仅自己没什么事——虽说现在还被关在宫中吧,可一点都没受到苛待!还有她的家人,也丝毫没有得到惩罚,虽然她全家都吓得要死,可精神上的害怕算什么呀!这要换成别人,不掉几个脑袋能成?

起码也是全家流放啊!

等等,好像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们应该想什么?

“对、对不起……”

就在他们觉得有什么东西好像被自己遗忘了的时候,耳边再次传来这样的声音,然后,他们更加恍惚了……

这声音、这声音……

好像是陛下的?

仿佛是陛下的?

应该是陛下的,吧……

但陛下在说什么?

对不起?

对不起?

真的是对不起吗?

应该是他们听错了吧……

陛下,怎么会说自己错了呢?

前两年詹森大人为了基金会的事和陛下吵了一番,两人几乎要动武……当然,真要动了,詹森大人现在也不在了,嗯,重点是……最后詹森大人是对的,不过就是那样,陛下也没认错,虽然事后赏了詹森大人不少东西就是了。而现在,陛下竟然说自己错了?

而且听这声音,为什么这么气虚?

“说对不起就有用吗?我说过什么,如果对不起有用的话要巡逻队做什么,要保卫队做什么,要那些当官的做什么!要法律,做什么!”

王嘉的声音越来越大,伦纳德等人现在已经不只是迷茫了,而是眩晕,完全的,眩晕,其中有一个还用手不自觉的扶住了栏杆——他真的有一种自己要掉下去的感觉。

这个奎因人怎么敢啊!

怎么敢啊!

虽然他好像一直对陛下都有那么些……好吧,一直对陛下都是挺抗拒的,可那也是正常的,就算他们对此有些不以为然——如果真能爬到扎特的床上,别说他们是男人,是什么人都可以啊!不过有一些人的确和他们想的不一样,所以他们也算是能理解的。

但现在,他们实在是理解不能啊……

不对,关键还不是这个奎因人……

“我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不希望您离开。”

……

!!!

这样的对话传来,众人更是一阵无语,除了伦纳德,其他人纷纷用手抓住了栏杆,至于伦纳德……哦,他早已经靠在了栏杆上!

对于周围的变化,王嘉和扎特自然是都知道的,不过现在他们谁也没有心思在乎这些。扎特是完全想都不想,不符合他平时的人设又怎么样?让别人觉得震惊又怎么样?所有人都不能接受又怎么样?只要能留下他的老师,他还会做的更过火一些!

他,什么都能做!

什么都可以!

这些话他没有说,但是通过他周身的气场已经完全散发了出来,王嘉没有说话,只是目光透过湖面,向远处看去。

那里,正有点点的红色花朵展露在枝头。

叮!

系统突然跳了出来,表明这个任务完成了,他垂了下眼,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就,这样吧。

《周公的任务》无错章节将持续在珑珑小说网小说网更新,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珑珑小说网!

喜欢周公的任务请大家收藏:(m.lonbook.com)周公的任务珑珑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足坛巨星。 非人类医院 抗日之全能兵王 超级神基因 异界生活助理神 姬辞(重生) 最强妖孽特种兵王 寒鸦 桃花汛 重生反派女boss 斗罗之噬神者 豪门闪婚之霸占新妻 如意书 神医弃女 庶妃心计 虐文系统误绑了满级大佬 木香记 宠后之路 重生嫡女有空间 我的女友是丧尸
经典收藏 到底是谁标记了朕 偏执太子白月光带球跑了 参商 夏梦狂诗曲II 我有药啊[系统] 等我为皇 恃宠而娇 回到老公自宫前 君子有匪 男配大人,战斗吧! 完美转世以后 末日叛刃 宫阙有佳人 前任遍地走 狐女寻仙缘 起点基友奋起录 中原小姐有话说 棋魂同人 国耀永夏 如何捕捉野生卧龙 有珠何须椟
最近更新 云养小丧尸[直播] 女帝 我是穿书文里的恶毒炮灰 我在网游修仙 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 撒娇庶女最好命 老太太的咸鱼人生 小淑女 玫瑰花雨默 肆意人生快穿 回到老公自宫前 非人类医院 [西游]六耳是个女孩子 奇怪的先生们 以牙之名 前夫总想让我怀孕 这江湖竟该死的甜美 娘子,求合作(探案) [清穿]东宫女官 悲剧发生前[快穿]
周公的任务 张鼎鼎 - 周公的任务txt下载 - 周公的任务最新章节 - 周公的任务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